首页 »

前沿 | 哥大新闻学院怎么玩儿数据新闻

2019/10/10 4:55:59

前沿 | 哥大新闻学院怎么玩儿数据新闻

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新闻学院是全美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新闻学院。学院向来以国际化著称,我入学的2015年,招收的200多名学生来自全球86个国家和地区,年龄跨度从二十出头到六十开外。

我报考的是数据新闻方向,这也是哥大新闻学院第一年开设此方向,全球共录16名。对此,学校格外重视,我们新闻报道课的导师是新闻学院国际报道部主任,数据课则由新闻学院创新中心主任当导师,两个字:顶配!

在古色古香的学院里,擦肩而过的耄耋或其貌不扬的青年,都有可能是业内有名的普利策奖得主。上月,第100届普利策奖在学院三层的世界大厅颁奖,其中全国报道奖颁给《华盛顿邮报》员工,获奖理由是:“他们利用全国性的数据库,来分析警察开枪射击的频次和原因,并推测最有可能的受害者是谁,极具启发性。”

美国现今大大小小的新闻机构,都在强调从业人员数据处理的能力。比如纽约时报的数据报道组,是由专业新闻记者和程序员一同组成的;默多克新闻集团旗下的华尔街日报也成立了数据组,致力于深度报导与数据挖掘。

 

新闻学院是研究生院,班里同学的学术背景涵盖各个专业。有些同学是数学背景,有些是计算机背景,还有人已经在新闻工作室工作了十年以上。

 

本科的统计与定量研究训练,让我在数据处理方面有优势。然而,来哥大之前,我对于数据的误解就是在Excel表格里列一列数据透视表,在命令栏里写一写程式。直到发现教授交给我们处理的数据大到Excel表格一打开就会死机,我这个编程零基础的小白也开始硬着头皮学编程了。

开学典礼时,教务长麦乐妮·哈夫问我们:“现在有对象的请举手?”台下哗啦啦举了一小片,她接着说:“你们明年这个时间就单身了。”又问:“还单身的举手?”剩下的同学也零零散散地举起了手。麦乐妮扮了个鬼脸,补了一刀说,“嗯,你们明年这个时候也不会有的。”

 

事实证明,麦乐妮没有骗我们,我们的课程安排常让外院的同学咋舌。整整一学期的课,几乎每天早九点到晚九点,周末连着两天的工作坊也让人无所喘息。而下课后,工作才刚刚开始,采写编排,每一项都要亲自上手。老师讲课的节奏很快,有同学开学没多久就退学了。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,我下课就坐在学院的实验室里,常常要大半夜才回家,饿了就吃一块冷披萨。

 

数据新闻的靶向就是精确新闻。自媒体异军突起,让庞大冗杂的传统媒体在前进的道路中显得笨拙而迟缓。但不可否认,纸媒在深度报道方面的力量仍不可替代。传统报道方式强调信息源,英文中称为source。不过,在大数据时代下,一个个冷冰冰的数字也可以成为一个热辣辣新闻的最佳“线人”。

 

数据新闻通常有两种处理思路:或者从新闻故事出发,去寻找数据;或者通过一个数据库寻找新闻故事。在美国新闻业,两种都常常用到。在我看来,做好一个数据新闻是集中技能的集合:科学的数据逻辑思维(统计学知识),处理大数据的能力(编程能力),数据可视化能力(AI等工具),最重要的还是把数据落实到新闻故事的能力。

哥大新闻学院的创新中心叫做布朗中心(Brown Center),一个弥漫着加州式自由开放的工作环境,全年无休组织各种新闻创新活动,世界各大媒体都积极参与这里的各种研讨分享会,来这里寻找新闻媒体未来发展的方向。中心负责人叫马克·汉森。只要学生感兴趣,马克总能请到业内的顶级人士来与我们讨论。比如当AlphaGo战胜了李世石,马克立刻请来了Google总裁Eric Schmidt,跟我们聊聊人工智能。

 

从基础的统计课程到多语言编程(Python,R,SQL),掌握了这几门语言,跑数据就没什么问题了;课余时间我还自学了Java,可以写一写简单的安卓app程式;html语言也帮助我写出了漂亮的可视化图形。

 

当你熟练掌握工具后,你就会开始思考这些工具的意义,比如数据。就像一开始学习写作时,你会用很多漂亮的词句,看得多写得多,你会慢慢回归到朴实的风格上。制作数据可视化作品也是类似,最初你会贪恋酷炫的3D与配色效果,看得多做得多,你也会贴俯于大地,只想安静耐心地讲一个好故事。

 

这也是所有新闻人最简单而朴实的愿望:讲一个好故事,给你听。从广播到电视再到线上,无论形式如何花哨,大家追求的还是形式下的一方净土,一个扣动你我心灵的故事,或一个被遗忘的角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