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美国大选开锣,会是布什、克林顿两大政治家族的加冕礼吗

2019/9/11 21:14:04

美国大选开锣,会是布什、克林顿两大政治家族的加冕礼吗

肌肉强健的选手已经进入了拳击场,口水战已达到了最高潮。

 

美国时间2月1日,从艾奥瓦州开始,揭开了美国总统竞选的开幕战。一个多星期后,选民将聚集在新罕布什尔州。从那里开始,竞选活动会逐步开展到3月1日的超级星期二,然后是7月的两党全国代表大会选举。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竞选活动,现在预测不了结果。

 

整个美国的政治精英与温和的选民处于一种互不不信任的状态。

 

希拉里·克林顿尽管像华盛顿纪念碑一样有这坚实的基础,但她也承受着来自党内伯尼·桑德斯的压力,后者是佛蒙特州的思维独立的参议员,自称民主的社会主义者。

 

再看右翼共和党的强大阵容——被称为小小布什的杰布·布什、古巴裔参议员马克·鲁比奥、俄亥俄州州长约翰·卡西奇等人,提名受到了德州参议员泰德·克鲁兹的尖锐嘲讽,而且被曼哈顿房产大亨唐纳德·特朗普的肆意谩骂淹没了。

 

当然,最终的选择可能是在小小布什和希拉里之间——与其说是竞选,更像是一个加冕礼。党外人士戏剧化地搅乱了全世界最具权力政府的竞选,过去半个世纪的任何一轮总统选举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。美国,到底在发生什么?

 

更大更傲慢

 

美国不是唯一一个“当权派”摇摇欲坠的国家。英国工党受制于思想左倾的人,法国最近地区选举的第一轮里,极右翼的国民阵线获得了最多选票。民粹主义者在荷兰的民意调查中居领先位置,并且领导着波兰和匈牙利的政府。在政治正确的瑞典,排外主义者占民意调查的30%。

 

与欧洲选民一样,美国人很愤怒——原因也一样。

 

第一,大多美国选民几年以来持续表示,美国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。尽管最富人群的收入水平正在猛增,但是中等阶层收入停滞不前。不仅经济有不少问题,文化也令人担忧:2015年的一项民调发现,美国白人基督徒已经变成了少数群体。在最近几个月,对恐怖主义的担心,给民粹主义的发酵添加了危险的作料。

 

尽管这一趋势很常见,但美国的民粹主义尤为强盛。欧洲已经逐渐习惯了民粹主义减弱。作为唯一的超级大国,美国忌惮中国的崛起,此外,由于恐怖主义从中东一些地区扩展到别的地方,所以美国已经投入了心血和财力,力图平息局势。

 

因此,当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承诺“让美国再次伟大”,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克鲁兹发誓伊拉克和叙利亚的沙子将“在黑暗中闪光”的时候,他们正在畅想回到苏联解体后,美国享受无限权力的时期。

 

第二个原因是,在美国党外人士把大众的愤怒注入到民主党、共和党政治双巨头垄断中。如果是在欧洲,特朗普和桑德斯们应该会有他们自己的反对党,而且无疑会努力争取掌握更高的权力。

 

在美国则相反,两大党体系吸收了他们,独立议员桑德斯去年加入了民主党,而房产大亨特朗普于2009年重新加入了共和党。如果赢得了初选,那他们将会操控旨在把他们送入白宫的政治机器。

 

第三个相关的解释是,精英无法轻易管理美国喧闹的民主。民粹主义者的暴动,被写入了以反抗专横精英为起点的美国政体的源代码里。总统候选人的初选吸引了20%对政治最有热情的合格选民。有金钱在背后撑腰的候选人——特朗普用自己的钱,科鲁兹靠别人的钱——可以对他们所在党的高层命令不屑一顾。

 

因此,民粹主义和反现存体制的候选人经常出现在美国总统竞选里。但是随着令人兴奋的场面逐一发生,选民们不情愿地与现实妥协以后,这波人就淡出了选举。

 

对民主党来说,2016年可能会重演历史。即使桑德斯赢得了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的选举,随着竞选活动进行到议员很多的南方,他的胜算就小了。希拉里有钱,有经验,也有来自黑人民主党人的支持。全国民意调查显示她领先15个百分点。

 

然而这次竞选对共和党来说比较艰难。

 

特朗普有为他痴迷的群众,而且从去年7月开始民调结果不错。一些共和党人讨厌克鲁兹甚于讨厌特朗普,因此他们转而支持特朗普。也许在选举那天,这两者都得不到支持;也许这两个人会用大量尖酸的话毁掉对方;也许小小布什100万美金竞选基金的余额,会给精英时间去发起反击。眼下,除非有黑箱操作,不然这两个民粹主义者有可能坚持到最后党内选举,甚至有可能获得提名。

 

50:50的国家

 

这样的前景让《经济学人》担忧。特朗普和克鲁兹都缺乏明晰连贯的经济学理念,也没提出高明的政策,都没通过性格测试。仅凭去年11月的投票来看,他们都不太有可能当上总统。

 

一小部分州的一些选票导致现在局势是两党平分秋色。希拉里不擅长造势活动,特朗普和克鲁兹都很擅长。特朗普从左右两派自由地借鉴政策。他可以凭借厚脸皮地转向中立赢得选票。在最近的选举活动中,临近民意调查那天的一次恐怖袭击或一则丑闻都会起决定性作用。

 

不必对美国的前景感到悲观,它的经济比任何一个富有的大国都健康;失业率很低;暴力犯罪率也很低。主流共和党人以他们努力回答特朗普和克鲁兹的热情来嘲笑奥巴马。如果有人不想看到即将发生的场面,那就是他们。